三度花攒五马

(三次小号:-D)
我没有为你伤春悲秋不配有憾事

【磊伍】【ABO】潮

磊磊x小伍主唱line,纯情向。Bug繁多见谅。

总是写不来本命cp只能写写墙头……+x……写不出……

 

 

 

PART 1:

 

落雪的夜总是静谧而孤寂。大地褪去陈腐外衣,笼上晶莹纯粹的白花。雾气氤氲在房外的每一个角落,盖住了所有的星星。

 

房间内夜色浓稠。赵磊例行的在关灯后点燃香薰,却意外的没有看到早该洗干净自己埋入被子的小队长。他看着对面已经陷入睡眠的谷嘉诚,便轻轻推了下身边尚未熟睡的忙内,压低了声音凑近他:“凡凡,你看到队长了吗?”郭子凡也正处于将睡未睡的混沌状态,转身嗫嚅了一声不知道又更深的埋进暖被。

 

赵磊见他睡得不甚安分便帮他塞紧了快掀到床下的被子,就着手机的光拖着拖鞋去自己床前行李箱内翻出一件外套,抱住外套轻轻打开门后蹑手蹑脚地去大厅寻人。微弱的灯光只能提供一米左右的可见度,他眯起眼睛努力在黑夜里寻找活动的身影。夜太深了,他低声唤着小伍哥。夜里弥漫的水汽和潮湿的寒意冻得他瑟瑟发抖。

 

仅仅一个瞬间,一声轻微而细弱的呜咽传入他灵敏的耳朵。赵磊循着声音前往洗漱间。离得越近,那股啜涕的声音便越来越明显。他轻推开那个传来声音厕所间的门,尝试性的喊了一声:“小伍哥……?”

 

扑面而来的热气使他错觉自己进入了一个温泉池。坐在马桶盖上蜷缩成一团的人听见声响,猛地抬起头来,漆黑的瞳孔里不断往外涌出泪水。

 

赵磊被面前哭的瘫软的小队长吓了一跳,惊讶的同时略带着不知所措般愣在原地。仿佛已经神志不清的小队长却努力挤出眼里的泪去辨识眼前的人。

不知为何赵磊觉得他在认出是自己后仿佛松了一口气般。下一秒伍嘉成满怀委屈的冲他伸出颤巍巍的两只手,就跟初生的雏鸟一般的渴求着他的拥抱。“磊…磊哥……”

 

他甚至呜咽着打了个嗝。少年见状立马半蹲下去抱紧脱力的小队长,对方得寸进尺般把自己上半身所有的重量压在他肩头,更深的把自己埋入面前带着夜凉的怀抱。伍嘉成瑟瑟发抖着,仿佛溺水的人抱紧最后一块浮木。

 

赵磊敏锐的发现小队长身上实在是太热了,滚烫的脸颊仿佛苛求冰凉般不停地蹭在自己的颈部。他抬头摸了摸对方满是汗水的额头,不寻常的高温让他也顿感一阵慌乱。“小伍哥,太烫了!你是不是发烧了?我去叫医生?”

 

伍嘉成仿佛格外中意他低温的手,如同温驯的小猫般抓住他的手把自己的脸往里蹭。他浑身上下就跟燃了火一般,高温从他的脏器内爆发出来,充斥着整个隔间。刚刚还一脸餍足的小队长仿佛被这个问题惊到一般,瞪着眼睛努力直视着他不停的摆着头。

 

接着他好像做出莫大决策一般,眼球滴溜溜转了一圈后缓缓低下头,盯着赵磊扶住自己腰部的手格外委屈的嗫嚅:“……不用。”

 

少年看着他扑棱着泪的眼睫和因为不停颤抖而颤巍巍的头毛,内心难以言喻的泛上一股心酸。他更用力的去抚摸轻拍着伍嘉成的背,企图给他更多温暖的力量。

 

小队长紧紧的咬着下唇,红肿的唇部被他尖锐的两颗虎牙抵住,压出两个柔软的凹陷。他又一次深深的埋入少年的颈部去贪婪的嗅他身上夜露寒冷的湿气来保持冷静。

 

赵磊感受到他沉重湿热的呼吸打在自己侧颈,埋头努力的去辨认伍嘉成他宛若蚊吶的声音,他南方人那般软糯黏腻的声线饱含着委屈和羞愧:“我,我发情期……”

 

少年还未从这个爆炸性的消息反应过来,就感觉怀里的人颤抖得更厉害了,啜涕的声音也越发急促。他的角度更多的看到小队长被汗水沾湿的发尾贴在后颈部,看着这个仿佛一直勇往直前光芒万丈仿佛无所不能的人无力的把自己蜷缩成一团,纤细的背上脊柱弯起突兀的弧度。想到小太阳一般带给自己家庭般温暖的他现在如此饱含折磨。他便格外怜爱的揉着对方的头毛。

 

他为他感到委屈,身为孤身一人的omega要自己在娱乐圈闯荡该有多少困难不易。同时又有一股庆幸从心底涌上,还好在他最痛苦的时候还有自己在他身边陪伴,还好自己是个未分化的beta,才能得到对方全然的依赖和眷恋。

 

他努力把对方从自己怀里掰出来,从青年涣散的瞳孔可以看出伍嘉成现在已经烧得快要丧失清明了,赵磊温柔的用自己的指尖轻轻揉着他的太阳穴。轻声哄着他:“乖,先告诉我你的抑制剂在哪儿。”

 

赵磊的嗓音如同清澈透亮的泉水,伍嘉成努力寻找着对方的眼睛。他混沌的脑子里看着对方的眸子只能想到星星,他眨巴着眼睛去寻找眼前最明亮的璀璨。“……我,我床头柜……”短短几个字像裹了粘稠的雾气一样含糊不清,小队长甚至快要控制不住口中的津液。却看见眼前那两颗星星弯成了温柔的弧度。

 

“我去拿,等我一下。”赵磊让伍嘉成稳妥的靠在抽水器上后立马脱下外套裹住他。转身用最快的速度去取了药兑了半杯温水回来哄着小队长喝下。

 

伍嘉成吞下药片的时候也格外艰辛,那半杯温水不停从嘴角汩汩流出。赵磊轻柔的推着他的喉结辅助他吞咽。最终药片下肚,也引来小队长的一顿呛咳。少年一边帮他顺背一边轻柔的哄着:“没事了,没事了。”

 

渐渐褪去全身潮热的伍嘉成这才慢慢反应过来,后知后觉的委屈和无助泛上心头,寒冷刺激得他一个哆嗦,眼里明明还全是泪却仍是扬起一个笑,努力的环抱着温柔的少年拍了拍,用还带着哭腔的颤抖声音回应他:“谢谢磊哥……”

 

赵磊用自己的外套把小队长包裹进去。让他尝试性的靠在自己身上回房间,伍嘉成腿脚还全是软的,整个人踉跄着几乎挂在赵磊身上被送到床上。他整个人被情欲折磨身心整整两个小时,沾着被子的瞬间几乎就闭上了眼。少年又打了点热水帮他把被汗濡湿的额头擦拭后才躺回自己的床上。

 

他这一晚也是精神紧绷,在被子里翻来覆去的时候犹有无尽的思绪涌出。还好不是在比赛的时候,还好不是凡凡老谷两个alpha发现的,还好小伍哥带了抑制剂……

 

等到睡意弥漫快要沉入梦境的时候,一个细微的念头浮了上来,小伍哥扑进他怀里的时候,好像有一股微弱的甜味温吞的散发出来。

 

 

PART 2:

 

 

自那之后的伍嘉成还是照样生龙活虎的四处逗乐,些微一点细小的变化大概是……赵磊不动声色的后退一步接住整个扑进自己怀里的小队长。对方嘻嘻笑笑得整个眉眼都弯起来,鼻尖也小小的皱起来,两颗尖锐的小虎牙张牙舞爪的亮着。整个儿跟他奶奶家养的那只花斑奶猫一个样子,翻过肚子眼巴巴的看着你就等你去抚摸它最温软脆弱的腹部。

 

小队长开始变得格外粘人。兴许是因为现在四个团队里那另外两个都是强势的alpha,伍嘉成自从上次不小心发情后开始变得有些注意跟老谷和凡凡的距离。虽然偶尔他也会特别委屈的挂在赵磊身上用软软的调子埋怨,不开心……我也想尽情的跟他们一起玩,如果我跟你一样是beta该多好呀……

 

赵磊也不知道怎么安抚撒娇的青年,他用指尖轻轻的揉着对方的后颈,感受伍嘉成呼噜噜猫一样舒适的眯起了眼。轻易化解了这个恼人的话题,这是后来他发现的一个安抚猫科的好方法。

 

没过几天就是队长battle,赵磊看着小队长劳心劳力没日没夜的排练,明亮的眼睛下黑眼圈重得盖不住。刚被要求又要上台跟女dancer彩排,伍嘉成格外紧张的去蹭他的肩膀寻求安抚,得到少年的鼓励后满怀斗志的上了台。

 

赵磊非常信任的看着台上光芒万丈从容自然的小队长,看着他完成一个个旖旎或煽情的动作,抛出一个一个撩拨或惑人的眼神,唱歌的时候如同舞台上的王者,强大而璀璨的吸引着人们。无论灯光是不是打在他的身上,他自己都在努力发着光。

 

他一直都很羡慕,很迷恋这样的人。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他渴求着这样的性格,伍嘉成永远是人群的焦点,他善良,聪敏,外向开朗,目标明确而不断奋进。几乎是八面玲珑的讨巧性格,却又那么直率洒脱。大家都喜欢他,大家都拥护他,他有多尊重这个leader,就有多爱这个leader。

 

他的目光一直追随着这个光源,直到他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脑海中便传来一声巨响。仿佛被雷电击中一般的战栗感,他被难以言喻的强大力量给压迫着弯下了腰抱住了自己。深入骨髓的轰鸣几乎要将他击溃。

 

谷嘉诚是第一个察觉到身后的赵磊不对劲的,他看着赵磊难以抑制的跪坐在地立马从舞台边缘跳下去呼喊他:“赵磊!!!”却在快要靠近他一米的时候被扑面而来的强大气息给震住了。

 

全场所有人都被那一声惊雷般的呼喊给吸引住目光,而他们转头过去的时候。一股强大的刺激性气息直冲中枢神经。那种茉莉和忍冬的浓郁气味铺天盖地的呼啸翻涌而来。偌大的练习室仿佛置身于忍冬的海洋之中。

 

郭子凡难以置信的看着跪坐的赵磊,他颤抖的询问着身旁的老师,又仿佛是在乞要确认。“他分化了……他是一个alpha。”

 

舞蹈老师在大家都震惊在原地的时候推开人群抱起赵磊。火急火燎的丢下一句你们继续就直奔医务室而去。

 

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得全场仍是寂静无声,台上传来啪的一声物体坠地声音才把他们的思绪拉回。热切的讨论和焦急的担忧变得纷纷扰扰起来。而对比其他人对于赵磊明明因该是个beta却突然分化为aplha的感慨,看着伍嘉成手中滑落在地的手枪,谷嘉诚只是冷静的看着他。伍嘉成躲闪不及的看入谷嘉诚的眼底。

 

他突然就心领神会的懂得了自己搭档没讲出来的话。然而这个观念却如同一柄尖锐的利剑刺入他的神经,他猛地低头不敢再看谷嘉诚,颤抖的捡起手枪后坐在钢琴上,狠狠的咬住自己的下唇按下琴键。

 

今天整个场地里,只有他一个omega。

 

 

PART 3:

 

 

赵磊苏醒后那几秒眼前还是一片模糊,只能隐约看到白大褂医生他身边忙碌的身影。而他病床前郭子凡见他眨了两下眼睛之后立马踩着拖鞋噼噼啪啪跑出去,边啃着苹果边中气十足的宣扬:“磊哥醒啦——!!!”

 

谷嘉诚坐在他右边的病床,见他醒了就把他扶起来坐直顺带塞了一个削好的苹果。“你醒了,没多大事就是普通分化,可能你分化比较晚,休息几天就好。”明明还是那副面瘫脸但赵磊却清晰的感受到对方温柔的体贴,温暖和感激涌上心头。少年捏拳轻轻锤了谷嘉诚肩膀一下。“谢啦,老谷。”

 

谷嘉诚看赵磊一副精神不错的样子便轻轻揉了下他脑袋。擦完满是汁水的水果刀便拍拍裤子打算出去。走到门口感受到背后粘附的视线,男人皱了皱眉思索了一会儿,回头看着他的眼睛试探性的说着:“嘉成……没来过。”

 

少年回了他一个清澈如水的微笑:“谢谢。”

 

赵磊是自从休息好又回到宿舍之后才再次看到伍嘉成,青年那时候刚好跟郭子凡在就着音乐乱舞耍宝。看到他进来后对上眼那一瞬间就挪开了视线,跑去笨拙的翻箱倒柜找了个橙子,递给他的时候也不敢看他的眼睛。

 

“磊哥辛苦啦,要好好养身体啊。”话音未落就将橙子塞进他手里跑去隔壁找彭楚粤避难。

 

赵磊看着小队长溜得比猫还快的身影叹了口气,回头看到郭子凡意味深长的眼神不由得会心一笑。拿着橙子往小忙内面前一亮,逗他:“吃橙子吗?”

 

“吃!!!!!!!!!!!!!”郭子凡开心的欢呼响彻整间宿舍。

 

赵磊很清楚的意识到,小队长自他分化之后就不再像之前那么黏他了。不用说再肆无忌惮的扑进他怀里之类的,更多的是刻意的去避过他攀在他师兄或者凡凡身上。

只是偶尔站在一起的时候,袖子还是会被无意识的小队长给攥住,或者肩膀习惯性的被挂着。虽然没过多久伍嘉成就会跟炸了毛的猫一样瞬间意识到失态然后放手。不过他看着小队长通红的耳尖还是忍不住轻笑,心里只存一片柔软。

 

他以前未分化的时候对味道不是很敏感,即使是伍嘉成发情期最强烈的那次他也只是在事后才感觉到有一股甜津津的味儿。后来莫名其妙分化为alpha之后便不自觉的对这个世界感兴趣起来。他们队伍里的几个alpha,谷嘉诚是大海一样的海盐加松香味,充满了包容感;郭子凡是刺激性比较强的杜松子酒;他自己是茉莉与忍冬的混合味。

 

而伍嘉成,他看着围在掌门人身边蹦蹦跳跳的猫科动物,忍不住又笑得翘起嘴角。他是第一次闻到这么好闻的味道。浓稠馥郁的焦糖巧克力,粘稠得像丝绸,要用甜腻的气息包裹住所有人。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他的信息素是诱导他分化的原因,所以他的喜爱尤为执着。

 

但他在舞台上的时候又不一样,赵磊彩排的时候看着身边挥汗如雨眼睛里却尖锐的仿佛藏着利刃的小队长。台上的他仿佛褪去外表裹着的那层松软的蜜糖,露出内里辛辣的酒香,刺激着所有人,舞台仿佛都要被他带得燃烧起来。

 

他乐于看他为了理想而拼搏奋斗,看他奋勇直前,永不妥协。看着身边的伙伴坚韧顽强而不屈。他觉得辛运,能够跟这群人一起燃烧梦想。而他也坚信,伍嘉成,将带领他们所有人走向胜似骄阳的前方。

 

伍嘉成知道,赵磊一直都是个很温柔的人。他就像一汪溪流,清爽透亮,充满着暖意和包容。无论是野草还是生灵,都雨露均沾的收到他的呵护和润泽。

 

与其说他是一个性格过于外放的人,还不如说是因为他身边宠溺他的人太多。使得他不自觉的就把自己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摊开给他们看。他自从知道赵磊分化之后便一直躲着他,但好像对方并没有一点点扭捏或者难为情的地方,还是该跟着他就跟着他,该宠着他就宠着他。

 

这种只有他一个人别扭的感觉使得他仿佛松了一口气,却又跌落更深的谷底一般难过起来。

 

赵磊第一百零一次的感受到芒刺在背一般的坚定视线,却在回头后只捕捉到一个垂下去的黑脑袋。他又好气又好笑的整理着自己最近有点乱的皮箱,心里想着大人的心思真是难猜,却在翻出一件灰色外套的时候愣了愣神。

他不怎么爱吃糖,但这件衣服上却带有一点甜丝丝的味道,就跟小猫的爪子一样挠的他心里一痒。

 

他再次回头看了下那个已经投入练习的青年,忍不住托着下巴又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真可爱啊。

 

 

PART 4:

 

 

深夜,看着大家都筋疲力尽的陷入熟睡后,伍嘉成才悄悄从被子里探出一个脑袋,瞪着眼睛努力适应了几分钟夜里的光景。凭借着较好的夜视能力,蹑手蹑脚的下床,为了不发出大的声音,直接赤着脚摸索着床边缘,摸到了赵磊床脚的箱子。

 

他左右看了一眼熟睡的俩孩子和拍档,缓缓坐在床沿把赵磊的外套抱入怀中。然后埋头静静的呼吸着,任由忍冬的气息将他整个湮灭。

 

自从被孤独失控给影响的那一次后,他就被赵磊身上那股子清冷的味道所吸引,那股味道不仅带着他巨大的满足感,还有难以言表的安心感。就像绒被,就像川流,就像繁星闪烁蝉声噪噪的夏夜,和细雪簌簌柔和明暖的冬阳。像家。

 

最近决赛将至,而他压力过大老是梦魇缠身,想要同以往一样挂在赵磊身上寻找那个夜晚宁静的归属感。却总是不敢再去接近少年。他没敢细想,但总觉得要离他远点,再远一点才行,不然他就要变得失控。

 

伍嘉成正沉溺在忍冬花的海洋里。却突然感受到背后有人轻轻按住了他的手,还没来得及惊恐的尖叫出声,那股气息便被另一只手给覆在了嘴里,“嘘——不要吵醒他们。”

 

他回头只看到一双弯弯的盛满繁星的眸子,突然之间企图挣扎的全身便全部放松脱力下来。在认出这个声线的那一刹那,伍嘉成甚至感觉内心被棉花糖包裹一般的安然和妥协。

 

“嘉成儿。”少年清亮醇厚的声音带着点笑意萦绕在他耳际。伍嘉成缓慢咽下一口口水闭上眼,胸膛内轰隆乱跳的巨响和喉中瘙痒难耐的错觉让他动弹不得。

 

赵磊纤长微凉的手指摩挲着他的耳后。黑暗中那股湿热的气息转移到颈窝。青年不知所措的用力捏住他的手腕,努力钻进少年的怀里寻找那份安心。

手指尖传来的脉搏声和自己急促的呼吸汇成洋流。

 

扑通。扑通。扑通。

 

“你喜欢我的味道吗?”

 

那片总是唱出天籁的双唇覆了过来。

 

他被海洋吞灭。

 

 

END

评论(80)

热度(177)

  1. qiqi2025三度花攒五马 转载了此文字
    @赵磊赵磊你好呀
  2. 知名不具_C三度花攒五马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