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度花攒五马

(三次小号:-D)
我没有为你伤春悲秋不配有憾事

【谷伍】Ring my bells

*点文to honey王

*调酒师x脱衣舞男

*尽力了…bug繁多见谅

作业bgm:Glamour Girl - Louie Austen

 

五光十色的霓虹是在夜幕降临的时候才缓缓升起的,蠢动和人群和地下暗流般的欲求汇成这条街道。撩人心弦的灯火是绮丽的鸢尾,摇曳着吸引着旅人。

 

Eden是在即将走到酒吧门口的时候接到的Mona的电话。对方愉悦的劝说伴随着调笑的轻笑传来,被背景略显嘈杂的声音衬的有点模糊:“嘿亲爱的……这可真是个好地方,你会喜欢的……等你哦。”灼烧耳膜的一个热辣的吻结束了这段对话。Eden挂断电话后忍不住加快了步伐,新买的红底高跟略显磨脚,她的步伐却显得更加轻盈起来。

 

“BELLS”这个酒吧光从外表看就像一片神秘的热带雨林,霸道张扬的纵跨四五个门面,伴随着纹路般的英文logo呈一股肆意蔓延开来的气势。帅气的侍者弯腰为她缓缓拉开大门,模糊的热浪和煽情的音乐骤然清晰起来,一个光怪陆离又暧昧濡湿的世界在她面前铺展开来。仿佛蕴藏着馥郁的香果和艳丽的飞鸟。长而暗红的绒毯是一条引诱的川流,她扭动着纤细的腰肢走了进去。

 

内里其实有着更大的空间,肆意欢乐的如同隔世的乐园。Eden侧身穿过随着轻爵士缓慢扭动的人群,她是在吧台旁看到Mona的背影的。她今天将淡金柔顺的大波浪放下来,覆盖在紧身露背的黑色长裙上,仿佛在跟隔壁的男人交谈,笑得低头轻颤。Eden缓步走过,涂满殷红甲油的手指从她的蝴蝶骨划过,倚上旁边的高脚椅,贴在她耳边笑着:“Sweet,buy me a drink?”

 

Mona回头忍不住笑着,碧蓝的眼睛眯起来,温柔又黏腻的转头为她点酒:“谷先生,一杯Bellini。”她敏锐从同伴的语调里察觉出猫腻,偏头认真打量起这个寡言的调酒师。

 

只是一眼她就忍不住在心里发出一声感叹,为何Mona这个一贯对酒吧兴趣缺缺的女人今天这么热切的原因也说得通了。

 

那的确是一个非常英俊的男人,低头将酒倒入混合器的动作显出他黑如鸦羽的长睫,向下是刀锋般挺立的鼻梁和抿起的薄唇。英伦绅士般面料考究的白衬衫和挺立的马甲服帖的包裹住他健硕的脊背和宽阔的胸膛,那应当是非常紧实而线条优美的肱二头肌,将纯白挺括的衣料撑得满满。挽起的衣袖更是让小臂的肌肉一览无遗,白皙的皮肤和埋藏在下有些曲张的青色血管,他那双骨节分明的手一定非常有力量……手腕转动的时候让自己错觉是他手中碰触晃动的搅拌杯。

 

他就那样站在那里,盯住混合器的神情专注的像面对久违的情人。紧实的被裹在贴身衣料里的好身材让他看起来像一匹蛰伏的猎豹。优雅而迷人。

 

Eden没意识到自己变得越来越露骨且热烈的眼神,这使得她几乎像重返了充满汗水冰棒蝉鸣的高中一样,又变回了一个面对校草时因情窦初开而紧张口吃的少女。弓起纤腰的Mona凑过来低笑低语:“看吧……我说了,你会满意的。”她的好友忍不住回头给了她一个甜蜜的颊吻,瞳孔里都充满了发现宝藏的热切。

 

这真的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地方,无论是充满慵懒奢靡风格的装潢还是诱人沙哑的歌声,如同水母带点神经麻痹毒素的柔软触角,将她整个人温柔的包裹起来。有节律的鼓点和晃动的灯光,致幻剂一般搅动着她的大脑。这些都使得这个酒吧成为她人生中排名前十的好去处。

 

她的眼神不自觉更加迷恋的粘附在英俊的调酒师身上。而现在因为这个男人,这个排名要变成第一且唯一了。

 

Eden还在晃神之际,盛满馥郁酒液的高脚杯已经被推倒她面前。略带低沉的声音如雨露低落鼓面。“您的Bellini。”男人乌黑且深邃的眼睛第一次看向她:“请慢用。”她接过酒杯时忍不住缓慢的抚摸起杯壁,那是他刚刚触碰过的地方。男人递酒的动作呈慢动作在她脑海回放,一帧一帧的更为撩人。那双手如果用来抚摸情人,一定也是压抑而有力,略显粗糙的指尖从腰部划过,像休眠的火山。能融烧掉触碰的每一寸皮肤。

 

她甚至细心的注意到这位英俊的调酒师手上并没有象征束缚的银戒,这几乎快让她雀跃的发出一声急促的欢呼。

 

浓郁的香气和蜜桃的果味,甜酸融合的恰当,入口清爽活跃。讨喜的口感瞬间俘虏了她,Eden对面前这个雕塑般俊美的男人好感又开始呈几何倍数的递增。哪怕一丁点的细节都能为她此刻近乎沸腾的热情助燃。精致简约的袖口,精壮有力的腰身,笑起来时只翘起一边带点雅痞气息的嘴角。

 

即使她现在对他的了解尚且只有别在胸前引有“谷”字的胸章这一点,但是一切都可以从今天开始慢慢来不是吗?她现在就几乎按捺不住冲动想把印有自己唇印和电话号码的纸巾塞进他的口袋。

 

关于运动兴趣和对美酒音乐的话题被Eden娴熟的挑起,常年于club寻欢作乐的她对于能激发男人交谈欲的话题都是信手拈来。健谈善言的带动一片的气氛,娇俏靓丽的面容和玲珑的身线也衬得她格外动人。可这位帅气的调酒师却很少接话,大多时候只是轻声应付着,偶尔回一两句也不超过十个字。

 

好吧…或许太过俊逸的东方男人都是这样?她嚼着冰块轻碰着身边的闺蜜。Mona今天一直不是很在状态,对身边过来搭讪的追求者也是敷衍了事,眼神不时游离到不远处的舞台上。Eden难以理解。明明如此优秀完美的男人就站在面前,哪个女人不渴望一个酣畅淋漓的夜晚和第二天贴心的pancake*呢?

 

身后传来的音乐在缓慢而不经意间就从优雅的爵士过度到了略带邀约意味的轻摇滚,人群扭动的幅度和骚动的热尔蒙随着加速的鼓点蒸腾开来,女人高声的欢呼和男人低沉的口哨声交织起来,汇成濡湿而氤氲的浪潮。酒杯碰撞间发出的清脆响声如同点缀在黏腻糖液上的薄荷叶。Eden腕上精巧纤细的手表里秒针划过一个小巧的弧度,和时针分针重叠在一起。

 

那是午夜12点的钟声。

 

舞台上方才还跟人群一起欢愉的乐队不知何时悄无声息的离去,灯光也都缓缓熄灭。一股寂静却诡谲的兴奋感却在人群中蔓延开来。人群中骚动和欢呼声此起彼伏,像翻腾的海潮和海底火山喷薄时绵延的热浪。就连Eden也不自觉屏住呼吸牢牢注视着台上。

 

扑通扑通的心跳频率越来越快,跟随着加速的鼓点快要心率过速。胃部甚至都神经质的蜷缩痉挛起来。她的手臂被一旁兴奋的挺直背部的Mona抓住,缓缓加重的力度和急促起来的呼吸昭示着她今晚热切的巅峰。Mona眼里急切的渴望都快要具象化,她声音里带着点沙哑和笑意:“我不是说这是个好地方吗,你看,他就快出来了……”

 

Eden被她抓的有点痛,但那也没能让她从台上移开目光,或许是对人群的趋从感,她感觉那颗不安分的心脏甚至快要跳出咽喉。午夜时分,揭开的盛大幕布,是有怎样的魑魅魍魉要从舞台上登场呢——

 

“……”但紧接着她就听不清Mona的话了,那喃喃的声音被喷涌而出的尖叫和呼声湮灭,舞台上猝的打出一道灯光,她的瞳孔却不自觉收缩起来。台上孤零零的显出一个长长的身影。那就是带来今晚最高潮的魑魅吗?

 

她很清楚友人的欢呼在传到耳边时就已支离破碎,但她还是从身后舞池里更加热切摇晃身躯的人群呼声里知道了台上那个人的名字。

 

“Humphrey!Humphrey!!!”

 

这个人一出来就好像给显得些许疲惫的人群打了一剂兴奋剂,那些之前被些微按捺的情愫如同深海炸弹般爆炸开来。无论是隐晦的情潮还是原始的欲望,撩动人心的氛围感染了每一个人,更多黏腻的交换唾液的水声和欢愉的呻吟荡漾开来,男人越来越用力而绷紧的肌肉和女人垂下的肩带,淫靡的空气引诱着更多人沉沦于此。

 

那人的身材和气质都介于男人和少年。光并不强烈,只能隐约看到他是穿着紧身的长裤长靴和简单的白衬衫。连他的眼睛也被一条黑色的丝巾绑起来。单从他柔顺垂下的乖巧发型和小巧却带点圆的脸颊来看,倒挺像是市中心那些穿着校服赶着补习的高中生。

 

低沉沙哑的男声响起,唱着不知名的异国他乡的歌谣。台上那个乖巧的“高中生”缓缓的拉下面前阻挡视线的丝巾,露出一双锋芒毕露的眼。那是一双非常明亮的眸子,圆圆的瞳仁衬得他显得更年幼了点。但他紧接着就咧开嘴,缓慢而张扬的拉开一个讨巧的笑。少年有着四颗锐利的虎牙,略显稚气的同时他又弛缓的伸出红艳的舌尖,从饱满的唇珠开始,如同一条濡湿的细蛇蜿蜒爬过饱满的下唇。

 

那在暖黄色的灯光造成的阴影使得他的脸显得格外诡谲,却又撩动人心的色情。

 

少年本来是依靠在身后那根钢管上的。现在他一手解开从上往下解着自己扣到了领口的扣子,一手将丝巾轻轻扔下后,用指腹亲昵的摩挲着钢管,像优雅的钢琴师般令自己的指尖跳动在泛着光泽的金属上。追光灯逐渐增加,Eden看清少年紧身的牛仔裤上一侧大腿和另一侧的膝盖都欲盖弥彰的露了出来,显出内里细腻的蜜色肌肤。他开始用自己的脊柱紧贴着钢管,缓慢而有节律的扭动起自己的腰肢。

 

像是在唇齿间炸开的汽水和幼时刺激味蕾的爆炸糖。

 

那双手的动作最终在解到最后一个扣子时戛然而止。浅棕色的瞳仁被藏起来,他闭起眼随着越来越高亢的曲调晃动着身躯。那是完美展现力度和身材的舞蹈。大幅度的旋转和饱含力度的扭动使得身体完全打开。少年的身躯异常柔软,他无意识大幅度的动作总会牵动几乎衣不蔽体挂在肩上的衬衫,露出不断起伏着的胸膛和柔软的小腹。在紧接着一个蹲坐的动作后他顺着钢管如同蜿蜒的藤蔓般缠绕上去,舒展开来的身躯如同挺拔而柔顺的柳条。

 

他跃起用一边的大腿紧紧的勾出钢管,另一条腿向上舒展,贴紧的布料令他线条流畅的长腿和紧绷的大腿内侧一览无遗。腰部因此露得更多,看起来纤细的腰身却格外坚韧有力,撑起他整个上身。少年其实拥有着一双非常纤长的双手,那双手从膝盖处不断逡巡着,仿佛用指尖骚刮一般缓慢的从大腿摸到腰间,最后紧紧攀住了钢管。

 

然而在找准重心后他却猛地松开了抓紧钢管的双手,这使得身侧的Mona没忍住发出一声惊叫。

 

出人意料的是,少年却仅靠着双腿的力量悬在了半空,头颅和颈项受着重力垂下。他光洁的额头上全是汗珠,微微张开着嘴喘着气,嘴角确是微微扬起的。下颌部优雅的线条和滚动的喉结使得本就浑浊的空气仿佛更加粘稠。汗水不住的从身上冒出,滴滴答答的打在扬起细小灰尘的舞台上。空余出来的两只手却拉住垂到胸前的衣摆,用尽力气猛地拉开。

 

那是一个格外流畅优美又危险的动作 ,蹦掉的扣子甚至滚动着滑到了台下。他在半空顺利的脱掉了整件衣服。少年被薄而韧的肌肉包裹着的身躯这才完全的展现出来。汗水将营造气氛的金粉黏在身上,濡湿而闪着黯淡的光泽。

 

台下人声鼎沸的欢呼和尖叫几乎要掀翻整个屋顶。他就像是有魔力一样,诱使得全场所有的人都跟随着他的节奏呼吸。

 

轻盈的落地动作如同有着软垫的猫科,少年踮着脚轻巧的转出一个惑人的幅度。将背部朝向了喧嚣的人群。凹陷着的腰窝里盛满了汗水,随着他扭动着的动作不断的晃动溢出,精致凸显的蝴蝶骨也随着动作活动,如同振振欲飞的蝴蝶。胯部的扭动总是有最迷人的力量。它带动着腰部弯出一个暧昧的幅度,显出臀部和大腿处饱满的线条。

 

激烈的鼓声缓下来,嘶哑的男声也慢慢归于平缓,似是在讲述一个冗长的故事。少年最后只扭过了头,左手食指和中指不知何时沾满了珊瑚色的口红。他的手指划过双唇,使得那半边的唇染和脸颊染上格外艳丽的色泽。衬着他因为激烈运动而泛着潮红的眼角,像一首绮丽的十四行诗。

 

“Have a good time.”灯光熄灭前他给了所有人一个俏皮的眨眼和吐舌,喘息着说了今天第一且唯一的一句话。

 

台上灯光明灭不停,不经意间就换上了方才退身幕后的流浪乐队。全场陷入水滴滴入海内后漾开的波纹中,享受着爆炸的余韵。肾上腺飙升的感觉逐渐退去,跗骨之蛆般蚀骨的渴求细细密密的攀上脊柱。人群熙熙攘攘着退去了将近一半,去安置疲倦的躯体或宣泄残存的余韵。

 

Eden回过神来,撩起垂落耳际的几缕碎发。姣好的嘴唇里发出一声清脆的口哨,她略带狡黠的打量着擦拭着酒杯的调酒师,曲起手指抚摸玩弄起玲珑线条的杯壁。没忘了将好友兴奋而显得潮红的脸颊收入眼帘。打趣的心使得她的吐息宛如猩红的蛇信:“谷先生,你们店里可真是打的一手好牌。”

 

柔若无骨的细长手指夹着泛着馥郁香气的纸巾塞进了男人的马甲口袋,她退出手时略细微的停顿了一下,像是抚摸情人的脸颊:“很高兴认识你。”

 

男人擦拭酒杯的动作并未停下,只是轻轻抬起眼皮,还是那种只勾起一边嘴角的撩人的笑。漆黑的瞳仁里任何的光都像流窜的繁星和深海的漩涡,他的眼神一旦专一的注视某处,任何人或物都像是他的恋人。

 

“他是ACE。”

 

不知道是不是Eden的错觉,这是今晚这位冰山气质的休眠火山先生的第一句带着罕见的宠溺和顺从意味的话。她正沉醉于那略微松动的冷峻表情时,左侧的人群却发出了一阵低声的欢呼。一个迅速且灵巧的身影穿过人群抢占了Mona身侧的高脚椅。

 

来人裹在一件宽大的蓝色冲锋衣里,压得低低的帽檐遮住了大半张脸(Eden忍不住感慨着那真的是很小的一张脸),长长的手臂舒展在光洁的大理石桌面上。像是注意到她们不加掩饰的打量眼神,他伸出一只食指轻轻的抬起帽檐,露出那张方才才在台上引起一阵狂潮的脸。

 

“晚上好呀,美丽的小姐们。”他的声音还带点儿疲惫的倦意和粗重的喘息,饱含的热情却未曾减去多少。热衷于微笑一般毫不吝啬的给她俩抛了个媚眼,又惯性的舔了舔左上侧的虎牙。Eden发誓那一刻Mona修剪得圆润的指甲都快要掐进她的肌层。

 

近看Eden才发现那应当算是一个好看的男人,在台上时那身学生般的制服诱惑多少给他减龄不少。但他身材颀长,浑身被肌肉薄薄的覆盖着,脖颈处还带着湿腻的汗水,鼻头也还红着,手指格外漂亮。而且浑身有着蓬勃的活力和热情。她瞥了眼也注视着来人的年轻调酒师,想着Mona那个或许比自己这个好得手得多。

 

“Humphrey……?”Mona感觉方才才平息下来的心悸又鼓动起来,像是被吸引一般微微侧身过去,她饱满的胸脯被颈部垂下的珍珠银链修饰得更加圆润:“我,我是为了你来的BELLS……谷先生,请帮我为这为先生调一杯Orgasm*好吗?”

 

“是吗?真是我的荣幸。”Humphrey带着轻笑的声音像是被阳光晒过的焦糖,透着点亲近和暖意。他眯得眼睛弯弯的:“这么艳丽的美女需要相称的美酒,两杯Cosmopolitan如何?”

 

他说话的时候眼睛也显的很水润,嘴角挂着的礼貌弧度在看到调酒师闷声开始拿出咖啡酒作业时变成轻佻的调笑。这个男人看人总是很热情,激起人深入交谈的交流欲。

 

“至于这位辛苦的谷先生,你就给自己点一杯龙舌兰吧,我买单啦。”

 

Eden的注意力又回到了今晚的狩猎对象身上,第一次调酒时只顾着观赏帅哥的容貌都没来得及好好看他认真工作的样子。她撑起下巴打算捕捉调酒师每一个细节时,敏锐的发现正和Mona交谈甚欢的男人眼神偶尔也游离过来。热切而满足的Mona明显没有注意到,她却悄悄留了个心眼。

 

难不成,自己还要再备一张纸巾?

 

雕塑先生正在反手将瓶子从身后抛过,那个银色的器械划出圆滑的弧度越过肩膀,绷起漂亮的三角肌。曲起的肘部紧接着撞击瓶底将起弹起,晃动的水声撞击耳膜。在空中翻出一个流畅的抛物线后被一把借接住。被滴管控制得当的的杏仁酒汇成第二层,他低下头缓缓的加入白腻蓬松的鲜奶油,又慢速的加入一点伏特加,使得那层显得格外清澈透明。最后点火。充满情调的鸡尾酒杯盛于甜酒杯内,用镊子放置两片石斛兰当做杯饰。

 

一杯完美的Orgasm。

 

有力的大拇指与食指捏住搅拌勺柄顶部,中指推着勺被向食指沿杯圈轻划圈搅拌。调酒师挑起眼皮看着那位毫不掩饰的舞者。叹了口气将酒递过去:“您的Orgasm。”

 

这句话被他说得带点无奈的意味。舞者反而笑的更放肆了,这下他笑的鼻尖都皱起来。湿润的眼珠滴溜溜的转动起来,有着蜜色肌肤的男人一把拉住调酒师的手腕,又从手腕处缓慢的划到手背。就着他的手抿了一口。

 

Eden看他注视雕塑先生的眼神,不知为何就潜意识觉得Humphrey从面对Mona的坦诚变得狡黠起来,像是窝在丛林窥见油豆腐的狐狸。

 

“唔……你技术越来越差了。”找茬的玩弄心理都快要溢出来了。

 

“不是你喜欢少点的杏仁酒和多点奶油吗?”调酒师的声音压得低了一点,不知是掩藏着妥协还是笑意。

 

“呐,口味这个东西开始随便都在变化的哦,不跟紧潮流的话可是会被美丽的小姐们抛下的~”舞者翘起拉长的尾音显得无赖起来,他转头又用一脸讨巧又软糯的表情寻求同盟:“对吧Mona?”

 

受宠若惊的Mona含糊的点头回应着,倾心的视线粘附在Humphrey身上。她今天用的是最心仪的Jill Stuart,软甜椰果和覆盆子的味道往往使得她在英俊的男人堆里无往不利。正当她想凑过去为汗水淋漓的舞者送上一个香吻时,对方却微微侧身躲开了。

 

那双闪着灼灼光彩的眸子一直死盯着调酒师:“你看,我说的对吧?作为交换……你的龙舌兰呢?”

 

调酒师被那明显捉弄他酒量的打趣行为没辙,任命的给自己倒上一杯酒。大多时候只要对方用那种恃宠而骄的态度发出号令,他总是首先放低姿态的那个。

 

小碟的粗盐被举起来,右手一个使劲把正窝在椅子上得意忘形的舞者拎起来。稍微扶正对方因为惊慌失措而不断摇晃的身躯,用手指蘸上几撮粗盐涂抹在尚且因为汗液显得亮晶晶的颈窝和锁骨凹陷处。用犬齿和下唇叼起一片柠檬片覆上粗盐处,粗糙的盐粒被不断摩挲的柠檬片融化。

 

调酒师专注的用舌尖抵住那片柠檬在颈窝处打着转,粗粝的质感磨得舞者忍不住撇开了头。粘稠的汁液随着胸前的凸起滑向小腹,酸甜的汁液流淌过的地方像是滚烫的岩溶般,灼的他浑身热了起来,脸颊和耳尖也涨得通红。正当Mona和Eden惊得目瞪口呆的时候,男人灵活的舌头将柠檬片卷入口腔,简单咀嚼几口后对准那片被磨得泛红的皮肤吸吮,将盐粒呛入口腔。拿起装有龙舌兰的杯子一饮而尽。

 

“多谢款待。”即便做了如此令人脸红心跳的事情,英俊的调酒师还是耷拉着眼皮,浑身散发出置身事外的气质。只是嘴角的笑意深了点,Eden这才发现他其实还有酒窝。“都记在你账上?”

 

舞者低声骂了一句后狠狠摩擦着左侧颈部,想拭去那股不舒服的濡湿感。“随你。”两个字被他说得带有咬牙切齿的意味,侧身的耳尖却违心的红的滴血,眼里也闪着同样愉悦的光。

 

粗鲁的拽着那身被穿的人模人样的笔挺马甲,舞者从右边口袋抽出那片脂粉浓郁的纸巾。这回他还是用那种看起来孩子气又讨巧的笑容看着Eden,但示威和推阻的暗喻挡也挡不住。

 

“不好意思呀这位小姐~我们今晚还有事呢。”纸巾在他手中被玩捏成一个小巧的球形:“今晚就当我请客,下次再约如何?”

 

简直是把自家张牙舞爪的猫放出来颐指气使一样。

 

无论是将纸巾塞回她口袋的Humphrey,还是倚在桌后一脸无辜看他们讨价还价的调酒师,甚至是愣在一旁完全丧失语言能力的Mona。

 

好吧我收回前言。

 

Eden回了个意味深长的笑意后拿起桌边的手包转头就走。隔壁五星级酒店的套房需要订哪一间和怎样勾搭美男都不是她需要困扰的了,如何回家卸掉今天繁琐的妆容和顺带把闺蜜这个愣神的大件行李丢回家成为她最后需要苦恼的事情。

 

身后舞者按捺不住的怒嗔混杂着异域风情的蓝调模糊的传进她耳中。

 

但那都不关她的事了。

 

这个地方真是太差劲了。可以排入她心里最差的去处TOP10。为她礼貌的拉开门拥有秀气烟灰色发系的无辜小哥也不幸收到Eden勾起俏丽红唇的白眼。

 

因为两个男人,现在这个差劲变成第一且唯一了。

 

END

*pancake:一夜情后男方做的早餐。
*Orgasm:酒名高潮,具有邀约意味。
*可怜的侍者小哥,嗯,是沐沐(是粉)

后记to honey王:

这篇文拖了好长时间真的很对不住亲爱的(蹭)爆肝肝了一点也好像失去了之前的热情。但毕竟都是曾经爱过的少年,写的时候又好像燃起一点对他们未来的希冀 希望他们越来越好吧。

但我萌嘉成最开心的就是遇到了你,无论如何一起投票激动到面基约饭过生日,都会成为我最难以忘怀的记忆。这大概就是cp的魅力吧,将两段本应完全平行的人生交织在一起 。

感谢你,无论以后还在不在一个坑,我的爱意始终如一。今年份的好运和欢愉都给你,也是你。

永远爱你。比心❤

评论(26)

热度(91)